您好,欢迎来到 说茶网!

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官网

  • 手机访问

  • 关注我们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

为什么春茶那么贵?春茶贵在那些地方?

春茶为何好?1、是茶树经过冬、春的休养,营养积累,养分充足,茶叶内含物往往是最丰富的。2、是冬天气温相对较低,有利于含氮化合物的合成与积累,游离氨基酸、蛋白质等营养成分含量较高,茶叶的香气、滋味也都会较

2018-02-27

茶山行日记1:翻山越岭622公里,终到达中国贡茶第一镇:易武

春风微拂的三月;繁花似锦的一路;翻山越岭的寻茶;吐露嫩芽的茶树;蓄势待发的易武;皓月当空的古镇;2018年春茶从这里开始。3月1日,南茗佳人正式开启2018年春茶茶山行。早上8:30分,从昆明市官渡区康乐茶文化城出

2018-03-02

2018说茶网茶山行:帕沙茶王树春茶采摘权9万

“今天土豪去帕沙茶王树的人家买了这棵树的春茶采摘权,9万!”这是西双版纳一位僾尼名叫拉大的本地茶农向说茶网记者说道。据说,帕沙茶王树2017年春茶的采摘权,是8万,2018年的春茶采摘权相比去年在费用上又涨了1

2018-03-01

茶山行日记7:古六大茶山倚邦——尘烟之下的贡茶余韵

说起倚邦,我们总是觉得惋惜,它曾繁华无双的贡茶荣耀,连同尘埃一起落在老街上。每一次来到倚邦,一定会先去老街走一走,看看即将消失的茶马古道和青石板,努力记住历史留下的蛛丝马迹,以后也许会站在这座山顶对别

2018-03-09

茶山行日记6:落水洞——易武茶区性价比非常高的山头

在易武众多山头中,落水洞并不是特别受到做茶人青睐的那一个,大概是因为它的位置离易武镇太近,茶园也并不需要翻山越岭跋山涉水才可以看到。从易武镇上出去,开车大约30分钟就可以到落水洞村子里,从村子走出去大约

2018-03-09

茶山行日记5:这才是易武最贵山头茶“薄荷塘”的真相!

3月5日,易武天气晴朗,风和日丽,这是个适合去薄荷塘的好日子。南茗佳人春茶小分队踏着烈日赶往传说中的薄荷塘古茶园,在易武众多山头中,薄荷塘是独一无二超凡脱俗的存在,不但价格高的离谱,而且要排着队预订,为

2018-03-07

茶山行日记4:重访易武丁家寨瑶寨,少年归来,未来可期

重访丁家寨瑶寨下寨:走在熟悉的路上;看到熟悉的茶农朋友李大哥;去年的记忆霎时重现。那时,去弯弓古茶园惊心动魄;那时,从古茶园回到寨子中品尝到的第一锅滋味独特的弯弓春茶;那时,我们灰头土脸却不枉此行;那

2018-03-05

茶山行日记3:铜箐河(同庆河),一座不想再去第二次的茶园

极端原始生态环境中的铜箐河茶园;水路山路并行,吓退了许多想一睹铜箐河茶园的来访者,据说只有千分之一的做茶人去看过铜箐河高杆古树茶园;

2018-03-04

茶山行日记2:探访云南易武麻黑、落水洞、大漆树、白茶园

今日,阳光灿烂,热风扑面;今日,翻山越岭,只为寻芳。今日,我们来到麻黑,落水洞,大漆树,白茶园。今日,得品最具易武味的麻黑古树茶,风格迥异的大漆树古树茶;

2018-03-03

春茶到底好不好?普洱茶“春夏秋冬”那些事

随着近年来普洱茶的盛行,一些茶友会习惯性的将其它茶类的概念,如春茶、秋茶、雨前茶等,生硬的套用于普洱茶。这些依据时令季节区分茶叶的定义,在普洱茶领域之中应如何解析呢?春茶江南茶区以阳历2~4月份采收春茶

2018-02-27

【南茗佳人春茶之旅】第四站:你不可不知的景迈

喝普洱茶的人,不知道景迈的恐怕少之又少,景迈的这部分名声中,有大半来自于众多的品牌包装,而品牌的过度消费,带来的是声名显赫,但随之而来的,是大众眼中浮躁而干枯的景迈。

2016-05-05

探访目前世界上面积最大、年代最长古茶园之一 —景迈

又到一年春茶飘香时,每当这时,普洱茶产地的各个山头热闹非凡。2017年南茗佳人春茶团队,也在2月末便开始前往普洱茶的各大茶区。普洱茶区的首站,就选择了拥有2.8万亩古茶园,兰香、花香、蜜香三香齐聚的景迈山。景

2017-06-08

茶山行日记12:邦崴,有着千年茶王树的梦幻古茶园

3月12日,南茗佳人2018年春茶小分队继续行走在茶山上,从景迈一路奔波,开车大约5个小时,经过澜沧,沿着盘山路前行,抵达邦崴山。相比其它茶区山头比较集中的情况,邦崴显得很孤独,邦崴村独自屹立在澜沧县富东乡境

2018-03-14

茶山行日记11:景迈,极为难得的高性价比山头古树茶

又在烟花三月下景迈。记不清是第几次来景迈了,这条路走了很多次,脸路边哪里有个卖水果的小摊都记得一清二楚,每一次来,在茶园里转一转,看看古茶树,和茶农交谈,都觉得轻松而愉悦。

2018-03-13

景迈山古茶林申遗进行时

中文名:古茶树;海拔:1581米;树高:6米;树龄:约1200年;地名:景迈村大平掌……它的胸前挂着一方小小的身份证,肩上点缀着一簇簇苔藓,身披白绿相间的迷彩服,树冠已掩映在天际间。时光荏苒,这棵古茶树已和它

2018-04-04